首页 > 国际新闻 > 光阴赴天涯一场天荒

光阴赴天涯一场天荒

作者:admin 时间: 2017-04-27 10:10:15


光阴赴天涯一场天荒

            
  你说,我要我们永世在一同,不要走失。
  
  我说,我只需看到你幸运,即使我们从此天涯海角。
  
  ―――
  
  我一直都置信我们会是一辈子的冤家,即使是远隔天涯与海角,但,只要我们才真正懂得,心中的牵挂与爱永无国度。
  
  毕业已然过去一年多了,这段时间,我们不曾有过联系,在他人看来就像生疏人一样,大约只要你我懂得,友谊不是挂在嘴上的,那岂是只言片语可以道尽,只需这样静静地远远地看着你幸运,那样就够了。
  
  真的,人生得一知己已足以。但是,我却得陇望蜀想要去央求更多,我希冀你能失掉除了友谊,亲情之外的感情,爱情,希冀有那么一天,能看到你衣着红色的婚纱步入婚姻的礼堂,不愿再看到你孤身一人在外面漂泊,无依无靠,我知道你惧怕那种孤独,你说。清儿,我们都需求坚强。
  
  这句话是你在我上高一的前晚对我说的,那天,我知道你家里出了事,你奶奶因病而离世,你一团体在酒吧喝了很多酒,我赶到的时分你却已是不醒人事,看到这样的你,我只能静静地陪着你,因不胜酒力你的双颊红晕一片,那晚,我人生第一次沾上酒精这东西,在这之前,人们都说酒精可以麻醉思想,且可以让人漂然似仙,亦是魔鬼,可以摧毁一切。
  
  听你醉言醉语了一大堆,懂得你,但时至昔日,我依然还不能完整透彻地去了解,你事先所言的那些是非,亦是,非亲生阅历不能清楚。
  
  你说,如若可以,我希冀早日解脱,不愿看到那些悲欢离合。
  
  你说,命运负了你,把人人世太多的曲折注入你的人生。
  
  你说,你的人世四月天一直阴晴不定,盼望早日解脱。
  
  到最后,你却说,你会一直坚强下去。
  
  我傻傻的看着你眼中的虚无缥缈,摇晃入手里的酒杯,明亮地液体渐渐地滚入喉中,一阵热辣辣的觉得,我不敢喝醉,由于你,我必需保你平安。
  
  霓虹灯闪烁,照亮夜的寂静,这座乡村的恬静,生生不息地描画着人世的芬芳。就像在我没遇见她之前,我的心,我的世界是那般恬静,为了你,我却变得不像自己。第一次喝酒,第一次打架,第一次划拳。
  
  身子弱小的我,扶持着170厘米的你确实是很费力,颠平稳簸在斑马线路上晃着,差点就摔倒在地上,你一直在碎碎念着,我很好,很好,真的很好。只是我能看懂你心里的那种心痛,心累,为了那个家,你付出了太多,太多,到事先换来只是冷眼相待,而你却说你早已习气,这样的你,心有万处刀刮,伤痕累累。叫人如何不心疼你这样的女子。
  
  看着已然入睡的你,我心里有太多纠结,眉毛深锁,嘴角还不时地一动一动的。你的梦里肯定有着太多的不舍与留恋吧,那个女人淡出你的生命,可依然住在你的心里,你口口声声说,她不是我母亲,你没有这么狠毒的母亲,可你依然心心念念着她,不是吗。不论岁月与凉薄荒芜相欺,你们之间那血浓于水的亲情永世无法割断。
  
  你说,清儿。这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我曾经把她从我生命里抹掉了,为什么又突然出现,我恨她,恨她对我所做的一切。她不应当回来的。
  
  我说,优。真的没有这个这样把自己锁在过去的岁月里,把那些空中楼阁的仇恨把自己深埋,我置信虎毒不食子,她当年的合并是有不得言语的苦衷,只是希冀你能给她一个失掉被体谅的时机,失掉与失掉就在你的一念之间。
  
  你不懂的,你不懂。你不停地对我咆哮,而我只能不再言语,把你头放在我的怀里,任你一把泪一把鼻涕浸湿我的衣襟,冤家就是你快乐忧伤之时,陪你一同掉眼泪,由于我心疼你的心疼。
  
  大约,你不知道,你于我生命中的意义,我可以没有其它的东西,但不能失掉你。我对你的一片丹心,唯天地可鉴。
  
  你的人生应当由自己掌控,而不是任由父辈们的,拿你的婚姻当儿戏,若是如此,肯定是多么的可悲。你却漠然一笑。面色冷静地应了声,作罢。这不是我往常时所见地的你,你一如既往,让我心生几分惧怕。
  
  时间剥夺你美妙的童年,掠走了属于你该有的美妙,你一路走在失掉的路上,失掉,关于你来说,已变成一种质朴。
  
  十多年前的优。原本有个完美的家,有爸爸,妈妈,那时的你总是会活蹦乱跳地在自家后花园里嬉戏,犹如一只快乐的小鸟。那时的你美得像公主,惹人怜爱。你承袭了妈妈乌黑的肌肤,圆圆大大的眼睛。幼儿园的小冤家都特地爱同你玩在一同。
  
  但是,好景不常。那天,一切都变了。
  
  那个午夜时分,花瓶落地碎玻璃,一阵声响划破了夜的恬静。喧闹的吵闹声惊醒了梦中的优。小脑袋在门缝里窥探,却不敢越池半步。
  
  ***,你这个***,既然敢在外面偷人。父亲把一叠照片往母亲面前狠狠地撒去,照片在空中渐渐坠落,她看到了她母亲妩媚地笑着躺在她完整不见地的男人的怀里,固然她年岁尚幼,那也能略懂这意味着什么。只要相爱且联系非比往常的人才会这样不是吗。
  
  父亲拿了铁链把母亲拖进了卧室,把她反扣在床上,父亲用鞭子狠狠地抽打着母亲身上每寸肌肤。只见母亲眼里布满泪水,哭喊着。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为何你不听我注释。那哭声让人撕心裂肺。
  
  贱女人,梦想就摆在久远你还想注释什么。父亲减轻了手里的力道,母亲已然晕了过去,父亲找来一盆水,水浸透了母亲的衣裳,模糊了血迹,连同泪水一同滑落在床上。
  
  父亲不带一丝温顺地剥掉母亲身上的衣物,自己也赤裸一身。
  
  我让你偷人,**。父亲不停地诅咒着。
  
  接下去的事是我那个年龄所不能懂的。
  
  就是那晚,优失掉了她生命最为珍贵的东西,母亲夺门而去,剩下一屋子的冰凉,她不敢作声,偷偷溜回床上,捂着被子,任泪水肆意地滑落面颊。
  
  那天后母亲便不知去向,父亲整天心花怒放,不久后便离她而去,而优却把一切的过失归于她母亲的背叛,她说。那个女人,不能体谅。眼里充溢了恨。怨。
  
  她母亲给她寄来一封信,信写得很长,但是她看看都没有看一眼,就把信撕碎,抛向空中,我想她需求时间来平淡她心里的仇恨吧,我捡起散碎于地上的信,一切的仇恨都该得以停息了吧。
  
  原本这么多年的恨只是一场闹剧,只是一场有心的假造,既形成了一个家庭的消亡。看完这封信,我完整清楚了,当年事情的一切原由,只是往常,优的父亲再也没无时机得知了,他于九泉之下不得瞑目吧。照片风云只是一个恋着她母亲的男人,由于不得爱,他不甘愿她嫁作人妻,所以滥用自己懂得的一些技术,制造了那些不堪入手段那些照片,所以一切的元凶祸首就是那个猪狗不如的人。只是往常寻人似乎易如反掌,优,无从入手。在信中有意看到那个男人的素描像,优咬着双唇,嘴角渗出了血丝,她添了添。
  
  那个男人,我会让她尝尝什么叫做嗜血,什么叫失掉的痛苦,这么多年了,该是他尝还的时分了。优眼里闪现出的那股杀气,让我坐然不安,甚至是惧怕。
  
  大约明明中自有布置,晚辈们布置给优的相亲对象不是他人,就是她母心腹中所描画的那个狼心狗肺的男人。
  
  咖啡厅的相约,两人交谈甚欢,无所不谈,就像多年不见的故友,但是,只要她心里清楚,那是她伪装的外表,她在等这个她面前的女子渐渐深陷其中。
  
  优说。我们还是尽早把婚事给办了吧,她看穿他心里的有所顾忌,她拿掉他手中的烟,放在自己嘴边轻啄一下,吐出的红色的烟圈渐渐地散开便逐渐消逝。优顺势倒在男人的怀中。
  
  幸运就像这烟一样,你不尝试一下,便不知这其中的滋味,多么令人心醉痴迷,就似乎我俩的爱情,不勇敢就不会看到美妙。我置信你懂得。
  
  男人踌躇了一下,优及时把手盘在男人的颈上。骨子里透出的妩媚与柔情,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支架得住,这个比她年龄大13岁的男人也会裁倒在她那风情万种的妩媚之下。
  
  每天早晨她回来第一时间就是走进浴室,用水猛烈地冲击身就职何一个中央,她觉得自己很脏,她揉搓自己每寸肌肤,洗掉那男人留下的龌龊。看着她这样折磨自己,我满是心疼。
  
  她说。清儿,请体谅这样的一个我,我懂得冤冤相报何时了的道理,但是放下谈何冗杂,往常我父母双双离世,我噎不下这口吻,不用担忧我,改如何处置,我自有分寸。
  
  那个男人,优知道他事业有成,家有妻儿,却成天在外面和各种形形**的女人搞在一同,预先就以一大把钱把那些和他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易如反掌地打发掉,而那些女人都乐见其成,预先,相互都成为了生疏人。他不给那些女人任何名分,他风流成性,给她心里种下的阴霾那是一辈子都抹不掉的。她必需絆倒他,让他声名狼藉。
  
  一切的事都该完毕了,又是妩媚的一笑。倾国倾城的沉鱼落雁姣好容颜,足以让一切的女子甘愿拜倒在她手下。
  
  那晚,优约了那个男的,说自己有点不舒适,让她过去陪她。
  
  ???酒店,优已等候多时,想想那人日后的狼狈,她就心中一阵狂喜。
  
  酒店的房间布置的很是无情调,桌上放着两瓶轩尼诗,上等的洋酒。
  
  优冲男人笑了笑,你来啦,人家等你很久了。她身着一身半透明的睡衣,那迷倒众生之美,让人万专心动。
  
  那好,我去洗个澡。他压制着心中的迫在眉睫,今晚她就要属于她了,跟那个女人长得万分神似的女人,只是她愈加诱人,愈加妩媚。
  
  男人从浴室里进去,下半身只裹了条围巾,下身赤裸,肌纹清楚可见,男人往床边的她扑了过去,犹如饥饿的狼。优抵住他的强势,反宾为主,把男人压在身下,横跨在男人身上。
  
  男人更是乐了,优如此热忱如火,曾经超出他能驾驭的才干之外。
  
  想要我从你,你就必需陪我喝几杯,否则一切免谈,你能把一瓶酒全数喝掉,我就是你的人,且不要任何名分,如何。优淡淡地说着。
  
  男人直爽地应允了,他不知道这是优仔细筹划一场报恩,一瓶轩尼诗下肚之后,他便已是不醒人事。一醒悟后,头痛欲裂,整团体还是昏沉沉的,房间里只剩他一人,他才见地到自己被算计了。
  
  第二天回公司下班,员工们都在众说纷纭,他知道事情不妙,翻开电脑,网络局部是她跟一个不知名的生疏女子**相拥而睡的照片,帖子标语:??总裁不甘孤独,找上夜场女,帖子的点击率在猛速下降,顿时整个业界传得沸沸扬扬,公司股票一路下滑,各大股东央求他撤出手里的股权,重新竞选新一任总裁。仅一夜事先他便失掉一切,成为人人口中的笑柄,这只能怪他自己,亦或是红颜祸水。
  
  那男人曾经遭到了应有的报应,而你也应当放下一切好好地生活,找个你爱的人陪你谈一场天荒地老的爱情,青春不等人,女人的青春一旦过去

,就永世无法再历来了,到时分谁要娶你。
  
  优莞而一笑,如待我人老足黄之时,还有你陪我一同看细水长流,陪我一同看日落黄昏,此生我赖定你了。
  
  我笑你傻,假设我是男人我肯定会娶你为妻,只是我惋惜我们都是异性之类,给不了相互除了友谊以外其它情